美了山村 醉了游人 富了村民 ── 蓟州区大力发展精品民宿乡村旅游提质增效

发布时间:2021-10-28     文章来源:天津日报

山坡摘红果,村里看化石,餐厅吃佳肴,卧室享闲适……国庆假期,位于蓟州区罗庄子镇铁岭子村的“铁丁”精品民宿,7天接待游客收入超万元,游客日均消费超600元,是普通农家院的4倍。目前,像这样的精品民宿在蓟州区已建成142户,通过提升软硬件服务水平,挖掘当地民俗文化等,乡村旅游提质增效,美了山村,醉了游人,富了村民,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走出了一条乡村旅游高质量发展之路。

农家院变身精品民宿 乡村旅游柳暗花明

蓟州乡村旅游,下营镇常州村是首家。

1994年6月,村民高翠莲开办了第一个农家院,把3间平房腾出来,接待游客,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家庭收入因此大增。27年过去了,她家的农家院已多次翻建,现已变成一座漂亮的欧式小楼,成为村中精品民宿样板。

高翠莲笑着说:“过去的农家院提供食宿就可以,但现在不行了,必须满足游客吃住游玩等需求,为此,我家把农家院改建成了精品民宿,建观景台,增娱乐设施,大厅开辟图书角,还给游客讲村里的地质文化,特受欢迎,一年四季游客不断。”

蓟州区文旅局副局长李淑玲介绍,经过20多年发展,该区农家院已发展到2000多家,接待床位6万张。但由于经营同质化、管理粗放、服务功能不完善,造成客源不稳定。一些农家院竞相压价揽客,恶性竞争,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最后不得不关闭。为引导乡村旅游高质量发展,区委、区政府出台措施,向南方先进地区学习,积极发展精品民宿,助推乡村旅游提档升级,提质增效,全区乡村旅游柳暗花明,生机勃勃。

官庄镇砖瓦窑村依靠盘山景区,乡村旅游发展较早,但村里的农家院软硬件一般,游客并不多,效益上不去。2020年,在上级部门帮助下,该村建成了12家精品民宿,游客多起来,效益增起来。村民马峥说,在不拆改农家院外部前提下,她把家里原有的12间客房,整合成了4个主题套房。虽然客房数量少了,但定价涨了,每个套房1680元,备受追捧,假期和周末均需提前一周预订,原因就是游客喜欢。

精品民宿好,建成却不易。

李淑玲介绍,为帮助农户兴建精品民宿,区委、区政府及时编制发展规划,制定相关扶持政策,邀请国内一流设计人员免费给农户设计,及时对接金融部门,提供低息贷款,农户缺什么,政府就提供什么。

为保护好绿水青山,蓟州区精品民宿建设坚持把生态保护放在首位,不砍一棵树,不挖一块石,旧房改造不超标,楼房高度仅2层,植树、种花,精品民宿和青山绿水融为了一体。

吃住游玩皆有特色 精品民宿样样“精”

走进下营镇刘庄子村“壹拾贰”精品民宿,让人惊喜不已。院子里小桥流水,奇石、古树,红花绿草相映成趣,一棵300年树龄的老梨树硕果累累。房内有茶室、餐厅、KTV等,设施完备齐全。房间内还摆放着用当地原料制作的根雕、泥塑,山村文化气息扑面而来,开业伊始,游客盈门,一床难求。

蓟州精品民宿,不但新颖别致,突出山村特色,在吃住玩等方面,也是“精益求精”。

在穿芳峪镇小穿芳峪村,这里的精品民宿都是农家四合院,门口挂着大红灯笼,特别喜庆。金秋时节,家家门前柿子树、红果树,果实累累。一套四合院,只接待10人左右,人少空间大,感觉特舒服。在郊野公园内,游客们三三两两,分散游玩,十分惬意。厨房内,厨师正制作普通农家院难得一见的特色美食:荷叶鸡,香气扑鼻。

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孟凡全说,精品民宿不求游客数量多,但求服务质量好,吃、住、玩等做到样样“精”。跟一些农家院比,虽然接待游客人数少,但游客感觉特过瘾,乐意多付费,游客满意,村民增收:双赢!

蓟州区精品民宿住得“精”:一般小院,仅接待10人左右;餐饮消费做得“精”,选用绿色食材,安全又营养,提供野菜保健美食;服务功能“精”,老人有电梯,孩子有玩具,青年人有泳池。还开辟了登山健身、拓展训练、乘车游览、水上娱乐等配套项目,项目丰富多彩,人人乐而忘返。

李淑玲告诉记者,北部山区正在加速形成一批特色精品民宿,有艺术(绘画、音乐)体验型、温泉型、复古型等。

社会资本进入 乐游客富村民

青石板、石头墙,石头屋……位于蓟州区府君山后的小山村──西井峪,最近两年乡村旅游火爆异常。这个“石头村”通过发展精品民宿,一炮走红,成为“网红”打卡地,100多户的小山村,已拥有40多家精品民宿,其中80%由大型投资公司建设,社会资本争相涌入。

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周维东说,最近几年来,社会资本租赁村宅基地15户,累计投资4000万元左右,平均每户民宿投资200万元—300万元不等,开发精品民宿。突出历史文化保护和挖掘,突出石文化、绿色植被的主基调,突出高消费群体的针对性,突出休闲、康养消费的市场“卖点”,效果特别好。

村内精品民宿80%由大型投资公司兴建,但村民们并不吃亏,反而受益。

村民周健掰着手指细说道,村民们拥有“三笔收入”:老宅租金是一笔收入;在精品民宿打工有一份工资收入;20年租赁期到,还有一份产业收入。

周维东告诉记者,凭借火爆的精品民宿,过去没人租的老宅院,现在成为香饽饽,最贵的年租金达到了14万元,普遍升值,村民守着家门口就吃上了“旅游饭”。最重要的是,投资公司利用各种现代营销方式开展宣传,游客自己找上门,根本不愁客源,还带火了整个村的旅游。

2016年底,村民尹红梅家老宅改造成6间客房的精品民宿,虽然年收入也不错,但缺营销手段,客源不稳定。去年,她和爱人商量,把精品民宿委托给村里的一家专业投资公司,年收入大幅增加。她还在这家公司打工,每月有5000多元工资,省心又增收。

李淑玲介绍,最近几年来,为全面加快精品民宿建设速度,蓟州村多条腿走路,在积极发挥村民个人兴建、村集体统一建设的同时,积极吸纳社会资本,效果很好。

杨津庄镇富民村,引进天津民企租赁闲置宅基地12户,开发平原精品民宿。公司投资1000多万元,逐户逐院设计,小院江南风格,室内清代民居体验,特受顾客青睐,一举打破蓟州区平原地区乡村旅游难发展的瓶颈。

今年1—9月份,蓟州区精品民宿接待游客收入11243万元,同比增长147.8%。精品民宿,让渔阳大地上的绿水青山闪耀“金光”。


微信服务号

微博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