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不是一成不变———访天津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人(天津面塑)两代传人

发布时间:2021-09-22     文章来源:天津文旅资讯服务

面塑,是用面粉、糯米粉为主要原料,再加上各种调配制剂等成分制成成熟的面团后,利用专用的塑形工具纯手工制成各种具体形象的手工技艺。有些地方也会叫做面人、面花等。面塑的发展反应了某些地区当时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精神世界:只有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幸福感强,才会追求更加丰富的精神内容。



天津,就是满足面塑发展的一块沃土——由于地域文化和文人艺术的影响,促进了津派面塑生成和发展。2021年津派面塑以“面人(天津面塑)”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这是对天津面塑的极大肯定。

在这“夏条绿已密,朱萼缀明鲜”的季节,我们见到了面人(天津面塑)的两代传承人,一起给我们讲述津派面塑的传承故事。

首先,津派面塑区别于国内其他面塑流派的最显著特点是他的制作形制——雕塑式制作。第四代传承人张亚杰老师向我们介绍,雕塑式制作就是使用重心法工艺,制作时提前设计出作品的重心,作品内部采用无支撑无骨架的技法工艺,完成后作品会非常稳定坚实而且无裂痕不易破损,非常适合保存。



说起面人(天津面塑)的源起,张亚杰老师告诉我们:在清代时期有一位姓李的山东菏泽面塑艺人将面塑的传统制作技艺带到了天津,但是局限于当时的社会环境,面塑的类型仅限于玩具类的形式,现在天津的古文化街等地方还可以随处可见。发展到了第二代的天津面塑就有了重要的改变,除了不断完善、改良和增加传统的制作工艺及工具,还注重意境的展现,在1947年基本形成津派面塑的艺术特征。

津派面塑第三代传承人王玓


到了第三代传承人王玓老师这里,津派面塑就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王玓老师告诉我们,最开始她执着于面塑的创作上,后来意识到面团材料的配制同样重要,因为好的作品是可以流传下来的,长久保存就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了。之后,王玓老师对面塑材料开始进行研究与改进,使用现代化工原料代替传统中药材来进行防腐,最后使面团具备了完美的可塑性、质感、通透感及长久保存性等功能。

除了对面塑材料的改进,王玓老师被联合国教文组织授予“民间工艺大师”的称号。在王玓老师的手中,一块普普通通的面团像盘古开天地后女娲造人般变幻,出落成曼妙的婀娜女子,或《夏夜》冥想,或《梦》中思念,又或者变成神话故事中的主人公诠释着无限美好......她的作品典雅清丽、飘逸端庄、淡淡的宁静之美、令人心生涟漪,技法则达到了衣薄如纱、发细如丝、衣袂飘洒灵动、眉目如画樱桃小口、温润的皮肤秀美如生!





同样是津派面塑传承重要人物的张亚杰老师是在1999年开始拜师王玓老师正式学习面塑的。在上世纪80年代,孩子们并没有花样繁多的玩具,当其他小朋友还在玩泥巴的时候,张亚杰就拿着各种面人在院子里成为所有孩子羡慕的对象。在张亚杰的印象里,面人就是他的玩具,并不是很稀奇的东西,因为他的外公雷连吉就是津派面塑的第二代传承人。


津派面塑第四代传承人张亚杰


在天津面塑传承的这项事业中,每一代人都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尤其是将津派面塑的传承工作作为重中之重,多年来坚持在全国多所小学、中学、大学等传承基地,以及幼儿园、少年宫、福利院、老年大学、市民学校开展面塑课程,教授津派面塑制作技艺。王玓老师苦心孤诣,潜心钻研多年,不断创作总结,不但开创出符合津派面塑特点的制作形制、制作技法和作品题材,还使自己的作品独具风格,将仕女人物题材提升为津派面塑的主要表现形式,同时获奖无数。张亚杰老师参与了天津市首创的“鲁班工坊”的筹备建设工作,将津派面塑借助这个职业教育平台走出国门,使津派面塑成为中国面塑艺术历史上第一个加入到欧洲教育体系中的非遗项目,这不只是天津的骄傲,也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传承,师者传授,弟子继承。一授一接,智慧初现,才有了人类文明的延续和传递。

采访中,王玓老师说:“只要利于传承的事情,无论大小,我都会去做!”。当大家提到她的仕女作品与徒弟张亚杰作品有不同的时候,她认为:各有特色,才是出师,才是传承,才有发展!

第四代传人张亚杰认为,新力量新鲜血液的注入是发扬和发展,也是传承的过程。新鲜血液的进入带给面人(天津面塑)飞跃的发展,比如:会有饮食届厨师来学习制作面塑、2010年之后很多专业美术人员来学习,这些都更大的推进了天津面塑的发展。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学习了几年的学徒最后放弃了,有的会去做翻糖、做彩陶,虽然非常可惜,但并不代表他以后不会再重新拾起面塑。

两代传承人表述不同,但是内涵一致,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是需要有匠人精神的,是需要内心富足安稳同时又要有对未来的野心和远见,既要坚守住上一代的精髓,又要让它大放光彩。传承是整个民族的事情,是整个行业的责任,关乎我们文化延续,只有非物质文化“根”的坚固才会有每个人“叶”的发展!








微信服务号

微博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