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是文化传承的希望——访《西码头百忍京秧歌》

发布时间:2021-09-22     文章来源:天津文旅资讯服务

运河文化是天津的底蕴,“九河下梢天津卫”,有河才有了天津的诞生和文明的延续,在天津漕运文化的影响下,天津百姓人民安居乐业,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家园,更有很多属于自己的娱乐活动。其中,秧歌就是一种常见的民间活动。

200多年前在天津的南运河南岸有个非常有名的码头,人们称之为“西码头”。码头上每天人潮涌动,商客往来不绝,一群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在一个叫做“蔡八爷”的组织下,创建了一种更好玩的秧歌——西码头高跷秧歌。这就是天津的“西码头百忍京秧歌”的最初模样。


安会长讲述“西码头百忍京老会”历史


说起为什么叫这个名字,第八代传承人安会长告诉我们:“西码头,是天津的老地名,非常有历史意义,任何时候我们老会都不能忘了自己在这里诞生,曾经的老会址遇到拆迁,但是我们并没有离开这里,在新的小区建成后,老会迁入位于复兴路和南运河南路交叉处的米兰弘丽园小区,距离原来的老会址不足300米。”

叫“京秧歌”,是因为蔡八爷(蔡邵文)当时在南运河西大湾子当书吏,他本是北京人,见西码头搬运工身体健壮,但缺乏文化生活,便找到镖局首领岳长发,建议成立京秧歌会。并于1819年十月十三日建会,1821年农历正月十五出会。采用北京西城唱法,南城练法和北京流行的老三点节奏。

用“百忍”二字,则是希望会员秉承文明礼让精神。早年前,两个老会若是出会路上相遇,都要互相礼让的,但是有的老会不讲究规矩,不谦让、不换拜帖,很多会员会冲动起来闹事情,“百忍”就是让所有会员遇事忍让,不能打架斗殴,万事以老会为重。同时,还有很严格的会规,这也是对老会会员的行为约束。


老会会员的名字会秀在这个“幡”上


说起“西码头百忍京秧歌”最为自豪的当属这些老文物道具,不但撑起了每次摆会的隆重场面,更是天津仅存的皇会文物,极其珍贵!

百忍会百年角质灯

安会长告诉我们,西码头百忍京秧歌老会保存了150年以上的各种服饰、道具等文物近200件。现在会里的“角纸灯”已成国内失传的国宝。曾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来到老会,看见这些道具文物,十分喜爱和震惊,感叹这些物件居然可以保存的这么完好,并希望带走这些“角纸灯”,因为他们那里已经没有完整的了。但是,百忍老会员们慎重考虑后还是决定由老会一代代的传承保护这些宝贝,因为在这里,它们不但是文物更是老会的精神寄托。

安会长说,这些文物曾经也暂存在某些博物馆里,但是因为会里活动需要经常使用,放在博物馆并不方便,所以后来就自己存放了。会里还保存着光绪年间路灯社的图章和点蜡烛的路灯,这也是我市仅存的实物。另外樵夫所穿的缂丝剧装,是现在人们称为“一寸缂丝一寸金”的缂丝制品。如今,我们还能见到这些几百年的宝贝,全是靠那些在动荡的年代依旧热爱百忍老会的人们。


化妆师为头陀(棒槌 鲁智深)扮演者徐宗信化妆

仁宝童扮演者田国林在自己化妆


一场高跷秧歌会活动准备工作很多,摆灯牌、茶炊子......布置场面就要一两天,出会前的化妆也是一定不能马虎应付的,安会长更是请了专门给京剧演员画脸谱的化妆师来给每个演员化妆,当然,也有跳了一辈子高跷的老会员,上手自己化起妆来更是游刃有余。

各个秧歌老会前来互换拜帖


在“踩高跷”正式开始前会有很多其他的高跷老会派代表带着自家的拜帖和礼物前来拜祝,非常有仪式感,这也是民间文化风俗的一隅。


号佛,是出会前非常重要的仪式,点香、敬拜,鼓子敲了起来。准备时,全体化好妆的演员们要面向关公依次排站好,等着会头上好香,然后全部跟着唱起洪亮而特殊的腔调,场面回味震撼人心。


72岁高龄的杨立柱挑起一百五六十斤中的茶炊子


高跷演员们精彩的表演


西码头百忍京秧歌一场演出需要的演员是10人,缺一个人都不能出会,表演的内容是水泊梁山好汉的故事:鲁智深、王英、顾大嫂、张青、李俊、孙二娘、扈三娘以及燕青和时迁九个正面角色,伴随着变幻的鼓点,或集体或轮流,做出各种高难动作,与恶霸公子仁宝童相斗。

西码头百忍京秧歌自嘉庆二十四年老会在天津成立,至今已传承九代,最小的娃娃不到十岁。在正式演出的队伍中有70多岁的老人,也有刚毕业的大学生,更有12岁才上六年级的女娃。如今的西码头百忍老会收徒不再拘泥于“传男不传女”的老规矩,只要是真心想学艺,肯吃苦的学员,一样受到精心的教导。会里很多年轻的学员都是“自己人”——丑锣扮演者刘相生的外孙和孙子都是第九代传承人,外孙更是表演队伍中头陀的扮演者;丑鼓扮演者刘德强的孙女也在表演队伍中扮演俊鼓,这位小演员更是安会长的高徒,每次表演完安会长都会亲自点拨、指出不足之处,促其进步。

丑锣扮演者刘相生给自己外孙整理演出妆容

祖孙对视

丑鼓扮演者刘德强帮孙女上妆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中国人讲究传承有序,只要看到自己的下一代青出于蓝便是最大的欣慰,这在老会亦是如此。西码头百忍京秧歌今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老会最高兴的事情,作为老会的会长,安会长更是非常重视下一代传人的培养:只要是有演出,年轻的演员说要出会,那一定是让年轻人来跳,年轻就是希望!


微信服务号

微博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