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理话 | 大理道“火出圈”的大道理

发布时间:2021-04-07     文章来源:北方网

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

正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

旅游市场迎来一波“小阳春”

各大景区的现场

是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而在天津,有一条路迅速“蹿红”

这就是“五大道”之一的大理道

盛开的海棠连成花海

清风徐来,花瓣洒落

这里成了无数人向往的“海棠大道”

也成了清明假期

天津最出圈的打卡地

朋友圈里人称“人比花多”

更有小伙伴调侃道

“大理道人挤人,我在夹缝中求生存”

却依然无法阻挡人们前来一赏花容的热情

那么问题来了

究竟是什么,让大理道一下子火出圈?

这里面有什么可以回味的?

可以琢磨的?

首先是花。清明时节,没什么比踏青赏花更让人赏心悦目的了。

大理道全长1745米,按照5米左右一株的密度计算,700余株粉色海棠在这个时节簇拥开放。加上连翘、山碧桃、玉兰点缀其中,人间四月,芳菲竞放,美不胜收。微风拂过,一阵阵粉色的花瓣雨让五大道之旅在不经意间增添了浪漫味道。行走在这样一片粉色花海之中,想不“粉”,都难。

如果再加上不远处,睦南公园内的玉兰花、月季,常德道、重庆道上各种花卉争奇斗艳……单凭这趟赏花之旅,已经“值回票价”。

而且因为校园疫情防控的需要,天津大学的网红项目——海棠季今年依旧无法向公众开放线下参观体验,这也让大理道成为游客赏海棠的首选目的地。

在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和平区还适时推出了“第七届五大道赏花节”。除了花花草草,景区周边还设立了诸多赏花节美陈,为游客提供了拍照留念的更好体验。

“颜值”换来的是“峰值”

据五大道地区管委会统计

三天小长假

五大道共接待游客约13万人次

同比2019年增长近30%

旅游综合收入约645万元

同比2019年增长近12%

“被海棠花包围的五大道”连续三天成为抖音热点话题

荣登抖音热榜“同城榜”第一名

关注度超665万人次

花都开好了,你还不来?

此为大理道的“天时”

然而大理道的出圈,又不仅仅是花。  

今年,飞猪联合夸克发布《清明假期出游报告》显示:清明“补偿式出游”需求强劲,带动旅游市场出现井喷势头。清明旅游预订量同比涨超450%,已超过2019年同期。其中,红色旅游、周边游赏花踏青和汉服出游成热选,“95后”成为清明出游主力,“00后”的红色旅游预订量同比涨超630%

“凝固的艺术,历史的诗篇,不出国门就可以在这里一览万国建筑。”天津五大道地区虽是上世纪初期建设,但即便是在现在看来,这里仍是城市住宅规划、建设的典范之作,妥妥的高档居住区。比起马场道、睦南道,大理道的小洋楼“墙更高,院更深”。而其中,就留下了这些名人故居:

大理道3号 蔡成勋旧居  大理道小洋楼之开篇为颇具气派的蔡成勋寓所。天津人蔡成勋人生的起点和终点均在家乡,而留给后人很多评说与故事的地方,则在他做过三年督军的江西。

大理道4号 张志潭旧居  在段祺瑞执政时曾任国务院秘书长的张志潭,也是张爱玲《小团圆》中的“十一爷”,“本地的近亲只有这两家堂伯父,另一家阔。在佣人口中只称为‘新房子’……盛家这一支家族观念特别重,不但两兄弟照大排行称十一爷十三爷,连姨奶奶们都是大排行……十一爷在北洋政府做总长。”这里面“新房子”其实就是指大理道4号。

张志潭旧居 大理道4号

大理道7号 李霁野旧居  著名翻译家、文学家李霁野最为公众所知的便是翻译《简·爱》《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等世界名著,鲁迅的《华盖集续编》中,常能看到关于“霁野”的文字。

大理道18号 鹿钟麟旧居  鹿钟麟是西北军著名将领。1924年10月奉冯玉祥之命参加北京政变,“逼宫”强令清废帝溥仪迁出紫禁城。

大理道37号 訾玉甫旧居  原为祥发顺木器行经理訾玉甫的私人住宅,也是大理道上堪称数一数二的“豪宅”。

大理道39号 张伯苓旧居  近代著名教育家张伯苓与严修创办了敬业学堂,1907年改名南开中学,次年增设高等师范科。1919年创办南开大学,后又开办南开女子中学、实验小学等。

大理道41号 张纪正旧居 著名的胸外科专家张纪正在战乱年代来到天津,与同仁共创天和医院;并在1941年成功地进行了我国(也是亚洲)首例“左全肺切除术”,被誉为“亚洲第一刀”;而其妻陈必弟因在美国结识了张纪正,随后便义无反顾地跟随丈夫来到中国,长期从事翻译和教学工作,还加入了中国国籍。

大理道42号 林鸿赉旧居 林鸿赉曾在宋子文任中国银行董事长后调入中国银行。1940年天津中国银行经理空缺,林鸿赉临危受命,出任天津中国银行副经理,1941年升任经理。

大理道48号 陈光远旧居  陈光远是冯国璋直系长江三督之一,后弃军职到天津经商。陈光远的财富闻名于旧时天津城,曾被称“五大道上最有钱的人”。据记载,他生前和人们闲谈时,自称财产“不过五六百万元”。

大理道57号 王天木旧居  王天木是军统得力干将,戴笠手下的六大骨干之一,还差点和戴笠成了儿女亲家。据说,这两个人长得很相像,如同孪生兄弟。在一些场合,多由王天木做戴笠替身。电视剧《潜伏》的故事原型,就发生在这里。

大理道57号

大理道60号 王占元旧居  王占元曾任湖北督军,一度兼任省长。1920年任两湖巡阅使。在北洋军阀将领中,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西督军陈光远、江苏督军李纯被合称为“长江三督”。寓居天津后,据说他在天津随即置办产业,一时间,天津租界各大马路上遍布王家的店铺和房产,王占元因此人送外号:各大马路巡阅使。

大理道66号 孙震方旧居  系安徽寿县实业家孙震方修建的宅子。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被改为和平宾馆,曾经接待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1951年,毛泽东主席来天津时曾住在这里,也是他20多次来天津里唯一的一次住在宾馆。为了纪念这段历史,取毛泽东主席字“润之”中的润,将此地更名为润园。

……

风貌建筑、赏花踏青、汉服打卡……假期旅游几大热门,大理道可以说是凭实力集齐。

依托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五大道地区近年来推动文旅融合。游客们可以选择复古“铛铛车”、复古马车等交通工具游览名人故居、历史建筑,听讲解员娓娓道来那数百幢颇具异域风情的小洋楼背后珍藏一个多世纪的文化故事。

清明时节

这里每个角落

都洋溢着浓浓的文艺气息

景区景点文博展馆有序开放

民园广场茵茵绿草映着罗马柱长廊

大理道海棠花盛开犹如花海

文创手作人重聚民园西里“赶巷子市集”

清新网红咖啡店遍布大街小巷

……

这些特质,都深深吸引着“95后”甚至“00后”这些新生代纷至沓来。而数据显示:他们正成为旅游客流的主力,也最有实力在社交媒体上为五大道“用脚”代言。不仅仅是朋友圈,如今在微博、抖音、快手、小红书等更多平台上,五大道与和平区上热搜的次数越来越多,成为全市乃至全国最受关注的热点话题。

步步有故事,处处很文艺……

百年沧桑配上百花竞放

此为大理道的“地利”

有了天时地利,需要解决的,就是人气。

还是先来看一组数字:这个清明小长假,和平区星级酒店入住率超过80%,天津中心唐拉雅秀酒店、丽思卡尔顿等五星级酒店入住率达到或接近100%,君隆威斯汀酒店、四季酒店、利顺德大饭店入住率均超过90%,酒店业普遍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95后”正在成为出游主力的结论。

和平区文旅消费表现如何?

这个清明小长假

各景区的客流量达到122.5万人次

旅游综合收入1.42亿元

相较于2019和2020年均有显著增长

金街文化旅游区重现熙来攘往

客流量超过105.2万人次

旅游综合收入1.3亿元

周边瓷房子、张学良故居等景区均迎来客流高峰

“高颜值”的五大道、人潮涌动的金街步行街、内涵深邃的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往日的热闹又回来了,假期的感觉也回来了。以文促旅、以旅彰文,和平区展现出了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的综合实力。

这就不难想象,大理道的海棠花期过后,还会有更多的道路、景区可以接力,成为下一个蹿红出圈的打卡地。继续在社交媒体上成为话题,成为天津文旅的下一张亮丽名片。

大理道火出圈,还真藏着一个大道理。


微信服务号

微博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