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糖

发布时间:2020-09-28     文章来源:天津文旅资讯服务系统

天津人对药糖的回味是经久的,情有独钟,津味美食与民俗文化薪火相传。“买的买,捎的捎,卖药糖的又来了……橘子薄荷冒凉气儿,吐酸水儿呀,打饱嗝,吃了我的药糖都管事儿!”这是郭德纲在相声《叫卖图》里学的吆喝声。如今,老药糖盒子已成为了传统的一种代言。

天津卫,自明朝永乐年间设卫筑城以来,五方杂处。商贾云集,市贩成群。经济繁荣。餐饮行业尤为发达,曾享“饮食之都”之美誉。天津风味小吃更是林林总总,自清末开始,天津小吃大型集聚处不断出现。各种小吃应有尽有,盛极一时,独具天津卫的地方特色。

“药糖”又称“茶膏糖”,是老天津地区流行的一种风味小吃。早年间的药糖讲究现做现卖,糖锅旁的豆蔻、砂仁、玫瑰、红花、鲜姜、薄荷等上好药材一一碾细碎,真材实料,让人心明眼亮。熬糖讲究火候,加药时因药性不同,火候很是关键。待香气扑鼻的药糖熬好出勺,将其倒在干净的青石板上,

晾凉后的药糖搓成条,再用刀切成小方块儿,包在花花绿绿的玻璃纸里进行售卖。一块块药糖有的白如珠玉,有的绿似翡翠,有的紫若晶石,令人垂涎,其品种最多时可达到四五十种。

天津地处海河码头,近得渔盐之利,厢风卫俗中不乏丰富而独特的饮馔承袭。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汇集了八方来客,也带来了八方美食,构成了天津特色的津门美食。津人不善甜品,但是始于清末民初的药糖却脍炙人口,风行至今,堪称百姓的一大口福。

在老津城卖药糖的小贩生意十分红火,他们身背着盛放药糖的玻璃货架叫卖,各种药糖分别放在一个个小格子里,五颜六色,很是讨人喜爱。为了招徕食客,通常像唱歌一样地吆喝:“买药糖喽,哪位吃药糖,橘子还有蜜柑,痧药仁丹杏仁茶膏......”许多老天津人听着熟悉的吆喝声,倍感亲切。

药糖“名人”王宝山自民国初年就在南市上权仙一带摆摊卖药糖,他的吆喝声如唱曲,津韵津腔。他能将所卖的药糖品种一一唱出,嗓音洪亮,唱腔婉转上口。“买药糖哎,哪位吃来药糖来,香桃那个蜜桃,沙果葡萄,橘子还有蜜柑,痧药仁丹;买药糖嘞,哪位吃来药糖来,金橘那个青果,清痰去火,苹果还有香蕉,杏仁茶膏;吃嘛味有嘛味,樱桃菠萝烟台梨,酸梅那个红果......”王宝山卖药糖充满幽默感,据说,大人孩子们除了买糖,常常会多停留一会儿听他唱几句。

敢与王宝山叫板吆喝的还有李一香,她卖药糖的招徕手段也是独具特色,总会引起众人围观。1935年前后,在南市"三不管"市场内,李一香在她的住房前摆摊,门口设一口糖锅,一条长条凳,桌上摆着中草药。她手、口不停,可是从来不撩眼瞧人。一边熬糖配料,一边用流利的天津话讲解每一味药的功能,吹嘘她的药糖的妙用, 围观的人都被她吸引住了。她有时还将药糖吹嘘得神乎其神,吆喝成了能消百病的灵丹妙药:“吃块糖消愁解闷儿,一块就有味儿;吃块药糖心里顺气儿,含着药糖你不困;吃块药糖精神爽,胜似去吃‘便宜坊’(名餐馆);吃块药糖你快乐,比吃包子还解饿。”就连民国大总统黎元洪都爱吃她的药糖,每月派人来买,一买就是几十块钱的。

如今药糖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市井的吆喝声也已渐行渐远。希望这其中的精华不仅仅活在相声里,留在记忆里,更像诗歌一样流传下来,传唱开来。



微信服务号

微博服务号